当前位置:宝马线上娱乐在线 > 百糗徒 >

义子天赐

从前,李家村有个叫李福的人,凭着老人留下的家产和自己的勤劳,日子过的十分富裕,可就是结婚三年了没有儿女。俗话说 “不孝有三,无后为大”。夫妻俩很着急。他们到处求医拜佛,也无效果。     一天他们拜佛回来,在一条山路上看见一个不到一周岁的孩子躺在路边的草地上哭。他们急忙把孩子抱起来哄。说来也怪,孩子很快就停止了哭声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他们就坐在路边,逗孩子玩。可过了半天也没人来找孩子。眼看天要黑了,他们只好把孩子抱回家。     到家后,李福的媳妇王氏换尿布时见孩子是个小子。高兴坏了。她说:“这一定是我们拜佛感动了神仙,神仙送给咱的儿子。咱就把他收下吧。”李福说:“不行,谁家丢了孩子能不着急,咱得找到他的父母,把孩子还给人家。”王氏说:“那要找不到他的父母呢?”李福说:“如果找不到,咱就留下。”     李福到处打听谁家丢了孩子,可半年过去了也没有音信。他们就把孩子留了下来,起名叫“天赐”。     起初,王氏,拿天赐当宝贝,十分疼爱,又怕冷又怕热,照顾的十分周到。后来王氏连生两个儿子,起名叫“大宝”、“二宝”。慢慢的王氏就有了偏心,越来越看不上天赐了。好吃的,好穿的都紧大宝和二宝用。     稍大一些,大宝和二宝都进了书塾读书,却让天赐跟他们下地干活。活干不好,不是打就是骂。幸好有李福时常护着天赐。李福两口子因此经常打架。     一转眼,天赐已经14岁了。一天,天赐对李福说:“爹,你和妈总是因为我吵架。这样下去不行呀!不如让我分出去吧。”李福说:“你还小,还没有成家,怎么能分出去呢?”天赐说:“爹,你只要帮我盖一个窝棚,我就能维持生活。就这么办吧。”     晚上,天赐就把这个主意和王氏说了。王氏想:分出去也好,省得还得给他娶媳妇,就说:“天赐,你要分家也好。可是你知道,你不是我们亲生的,我们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不容易。虽然你这几年帮家里干了不少活,那也不够你这些年的费用啊!你不能再分我们的家产了。”李福说:“那也不能让孩子空手出去呀。”天赐说:“爹、妈,我什么也不要。你们帮我盖个窝棚就行了。”王氏说:“这可是你说的,我们帮你盖个窝棚,你就出去。不过以后你也不要叫我们爹、妈了,就叫叔、婶吧。”天赐说:“不!你们永远是我的亲爹亲娘。”王氏把眼一瞪说:“我叫你叫叔、婶。你就叫叔、婶。哪那么多废话。”天赐不敢再说了。     天赐在山脚下选了一块地,在李福的帮助下盖了一个窝棚。他就给李福两口子磕了几个头,搬了出去。     天赐在山上挖野菜,摘野果,采野蘑菇,砍柴,打野兽,留够自己用的,他把剩余的都拿到集市上去卖。     一年,天赐在山里看见一个人在上吊。他把那个人救了下来,问:“你为什么要上吊。”那人说:“我是收山货的,把本钱丢了,连回家的路费都没有了。”天赐说:“钱丢了没关系。我家里有一些兽皮,野干果和干蘑菇。你在我家住几天。我再到山上采一些草药就够你拿的了。我赊给你。我还有点积蓄,你拿着做路费。等你下次来时一起还给我。”那人看了看天赐说:“你真是个好人!咱俩拜把兄弟吧?”天赐说:“那感情好。可我是个穷小子,配吗?”那人说:“怎么不配?就凭你这一副善良的心肠,是我高攀了。”     于是两个人拜了把兄弟。那人叫刘山比天赐大,是大哥,天赐是小弟。     刘山告诉天赐,这里的山货运到外地很值钱。他们采来的山货在这里卖给小贩子很吃亏。小贩子挣的钱比他们多得多。     哥俩上山采了十几天药材。天赐拿出平时积攒的钱,顾了一辆小车子,把这些山货运出去卖了。从此天赐就和刘山一起贩起山货来。     李天赐天生一副热心肠,无论谁家有事,只要他能帮上忙的,一定尽力帮忙。逐渐地他在乡亲们的心里有了一定的分量。谁家有事都爱找他帮忙。有人打架常找他劝架。甚至有人分家也要请他到场。     后来李天赐和李大宝、李二宝都成家了。李天赐的媳妇杨月娥与李天赐一样心地善良、通情达理。     李大宝的媳妇刘英和李二宝的媳妇张菊花却都很刁蛮,不讲道理。两个人常因一点小事吵架。家里没有消停的时候。李福两口子实在受不了了,就决定把家分了。他把家产分为三分,自己和两个儿子各分一分。可是两个儿媳妇都吵着要和他们一起过,吵得不可开交。没办法李福去找李天赐,让他帮自己想办法。李天赐说:“她们是为了得到你们的那份财产呐。”李福说:“那就把家产都分给他们。”李天赐说:“叔,不能那么做。那样你们老的时候就没人管了。这样吧,你先让他们都分出去,各过各的日子。”李福按李天赐说的把家分了。     过了一段时间,李天赐到李福家对李福说:“叔,您岁数大了,身体又不太好,就别再干体力活了,跟我一起贩山货吧。”李福说:“我不懂呀。再说你婶身体不好,让她一个人在家我也不放心。”李天赐说:“没关系,你不懂有我呢。婶子在家,让月娥照顾她。从此李福就跟李天赐一起贩起山货来。杨月娥也常常去李福家照看王氏。     刘英听说了这件事,就去找张菊花说:“怪不得李天赐非让咱们分家呢!原来他在惦记咱爹的家产呢。”张菊花说:“不会吧。他本来就不是爹的亲儿子,又早就与爹分开了。爹的财产说什么也轮不到他继承呀。”刘英说:“你别傻了!咱不也跟爹分家了吗?现在李天赐两口子正在讨好咱爸、咱妈呢。”张菊花说:“是吗?那可不行,咱们找他理论去。”     于是两人一起来到李天赐家,又吵又骂。杨月娥怎么解释也没有用。就在这时,李天赐回来了。他静静地听了一会,忽然大叫一声:“都住嘴!”刘英和张菊花吓了一跳,把嘴都闭上了。     李天赐叫杨月娥搬来凳子,让刘英和张菊花坐下说:“叔是你们的亲爹、亲妈,迟早要归到你们两家的一家去。他们归到谁家,他们的财产就归谁家。至于究竟归到谁家,那要看你们谁对他们好,他们愿意到谁家去了。我和月娥都是外人,不会要叔、婶的一纹钱。如果以后你们能经常去照顾婶子,月娥也就不用去叔、婶家了。”刘英听了,说:“ 你说话算数?”李天赐说:“当然算数。”两人这才走了。     李天赐又去李福家对李福说:“叔,你现在路子已经熟了,可以自己单干了。为了打消刘英和张菊花的顾虑,以后你就自己单干吧。不过,要动体力搬搬运运的时候,你就别干了,雇人算了。遇到什么事你再找我。”从此李福就自己贩起山货来。    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。李福已经老了,脑子不大灵活了,腿脚也不太好使了。再也不能贩山货了。     一天,刘英对李大宝说:“他爹,咱爹已经老了,咱得赶紧把爹接回来,如果晚了就让老二他们接去了。”李大宝说:“他们接去就接去呗。”刘英说:“你傻呀!他们接去,爹的家产不就都归他们了吗?不行!咱马上去接爹、妈去。”当他们来到李福家的时候,李二宝两口子已经在那里了,正要接李福两口子回家呢。刘英连忙赶过去说:“不行,爹娘不能到你们家去!我们是长子,我们不养老人会让别人笑话。”张菊花也不示弱:“我们比你们岁数小,养活老人的事理应由我们来做。”于是两个人吵了起来。     李福无奈,又把李天赐找了来。李天赐对李大宝他们说:“你们先回去,我问问叔叔你们谁对他们好,他们愿意到你们哪家去再做决定。后天给你们准信。”李大宝他们走后李天赐对李福说:“叔,你们现在应该考虑归到哪个兄弟那了。你和婶子要想好到哪个兄弟那去合适。不过记住,不能把全部家产都交给他们。明天我再来听你们的信。”     晚上,李福两口子商量归哪个儿子好,可一想到那两个媳妇……直到半夜也没商量出结果。后来实在太困了就睡着了。油灯也没有熄灭。一只老鼠跑了出来,大花猫看见了扑了上去,把油灯撞到了。着起火来。李福两口子醒来时,屋里已经成了火海。他们急忙跑了出去。     等人们赶来时,房子已经全烧着了。屋里的东西什么也没抢出来。     李天赐想找李大宝他们商量安置老人的事。可这哥俩一个也找不到了。原来看到李福家的家产都化为灰烬了,刘英和张菊花急忙把自己的丈夫拖走了。     李天赐就与杨月娥商量说:“两个弟妹不愿意给叔、婶养老,就算二老勉强到他们哪家去,也不会享福。不如让他们到咱们家,咱们给他们养老送终吧。”杨月娥说:“好。我们就接叔、婶回家吧。”     李天赐两口子把李福两口子当亲爹、亲妈来奉养,侍候得十分周到。        
上一篇:国外影星的趣事
下一篇:夏方直娶妻
百糗徒
MM糗徒